七十岁,早就到了该享享清福的年纪,赵本文非但没有停下步子,反而越来越忙活了。


    “现在搞稻虾共养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但我深深地感到,缺少技术的还不在少数。”


       二十一载风雨兼程,历经无数个不眠之夜、不计其数的比对实验,记录了满满几大本,千辛万苦才摸索出的“稻田养虾”经验和技术,让老赵无论如何都“放不下”。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忆当初,只身试水的探路人


       全市第一批“吃螃蟹”的养虾人。1998年,在长丰县陶老坝渔场任负责人的赵本文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企业改制。这一年,他刚好50岁。从渔场退下来,赵本文很快忘了阵痛,利用自己水产养殖的经验,在下塘镇明华社区建起了龙虾养殖基地,“这是全县、全市最早的龙虾养殖基地。”由此,下塘镇也成了全省最早的龙虾养殖发源地。


       第一年,赵文本承包了30多亩水塘,他要尝试的养殖方式就是池塘养虾。


       没有先例可照搬照学,没有既定的经验供参考,更谈不上美好前景。有时,看着野生水塘里的龙虾都能长势甚好,他有种莫名而来的信心。


       然而,结局是悲壮的。一切都凭着自己的把握试着干,很多问题接踵而至,龙虾产量不容乐观,加上当时龙虾市场低靡,价格也不景气,连续两年,“没什么收益,本钱都亏了。”


       为技术,不遗余力的开路人


       痛定思痛。


       一筹莫展的老赵,头一回感到,人工养殖龙虾着实是个“技术活”。


       他买来十几口大缸,一个个贴上时间、水质、温度、饵料等标签,时间一天天过去,变化一个个发生......他忙碌着,记录着,思索着,奔走着。


     “过程是很艰苦的,而且繁杂。其间发生的挫折都难以计算。”经过反反复复的实验和探索,赵本文对龙虾养殖的认知发生了很多转变。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总结出了黄豆浆养虾苗的妙招;他找到了人工养殖虾草的秘诀;龙虾繁殖的周期和特点他也摸清了......并逐步形成了一整套的小龙虾苗种集约化繁育和大面积自繁自养技术,池塘四季种植水草全生态养虾技术、稻虾共养一稻两虾稳产高效技术。


       赵本文说,龙虾节推动了龙虾养殖业的发展。他把握住契机,逐步将龙虾养殖做大了。


       一起干,倾囊相授的铺路人


       一段时期以来,长丰龙虾养殖者虽多,对技术却重视不够,老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主动找到农业部门要给养虾户开展培训,进行技术指导。为便于理解,他还编了口诀“龙虾养殖不太难,龙虾来源自己繁,水质调控种水草,沟坑比例很重要......”


       毫无保留,亲手亲传。他区分出纯受精虾给养殖户当种虾,能为初养户省下800元-1000元每亩的成本。“很多人尤其初养户,区分不出来,无形中增加了成本。”同样,他把公虾母虾区分技巧传授给大家,这样“卖的时候,不卖母的,提高了繁殖率。”


       有时为了养殖户的切身利益,他可是“操碎了心”。不少人认为虾苗小的好,赵本文对龙虾的成长周期和特性了如指掌,“按照我们这里的自然条件,龙虾、水稻共养,虾苗小了不适合,时间上就长不起来。”为了说服“执拗”的养殖户,他把700多斤的大虾苗免费提供给他,“养成了给个本钱,养不成一分钱不收。有问题随叫随到。”为的就是让大家按他的建议“放心干”,毕竟这是多少心血才换来的宝贵经验啊。


       每当收获季,看到养殖户们登门道谢,赵本文满心欢喜。


       龙虾越养越好,品牌越来越响。下塘龙虾曾助力合肥成功申报“淡水龙虾之都”,2015年下塘龙虾和盱眙龙虾一起上了中央电视台,并列取得优质食材金奖。


       如今,仅下塘镇龙虾养殖户就有一千多家,“长丰龙虾”已成一张亮丽名片。一般非青壮年劳力家庭养殖10亩龙虾,年纯收入能达 4万元,有劳力的家庭年收入十几万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2016年以来,老赵积极加入到脱贫攻坚中,自掏2万多元组织96户贫困户开展技术培训和参观学习,无偿将自己的优质虾苗提供给养殖户,帮助37户贫困户成功脱贫。


       老益壮,身心永远在路上


       从“下岗职工”到安徽省实施稻渔综合种养双千工程专家组成员,赵本文荣誉载道。


       下塘龙虾养殖协会和合作社也被授予“全国科普惠农兴村先进单位”、“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农业部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中国渔业协会“龙虾健康养殖示范基地”、“全省稻渔综合种养十佳创新盈利模式单位”、“2017-2021年度安徽省示范农村专业技术协会”、“合肥市科普示范单位”、“长丰县五好农村专业技术协会”等多项表彰。“下塘龙虾”注册商标被审定为“安徽省著名商标”。


       面对成绩和荣誉,老赵说,他感到责任越来越大了,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每当看到一些养殖户还需要技术支持,他就“不敢”停下来。


       作为下塘镇龙虾协会的会长,他始终把带动乡亲们共同致富、推进规范化的“一稻两虾”模式作为肩上的责任和心中的使命。


       他说,实践证明,稻虾养殖是成功的,能切实带动百姓增收。“这已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业,我要一直坚持下去。”


       基地里,茂密的虾草在水底招摇,激情和坚毅依然在他的眼中闪耀......(何声强)